欢迎来到桉树食堂,主营清蒸方王。

【方王】同行

民国二十三年,华北事变,北平失守。

那时候王杰希正面色苍白的靠在车窗上,不知是睡着了还是仅仅在养神。他这几日精神状态极差,眼珠子里都是血丝,加之又生了眼袋和黑眼圈,整个人都很憔悴。即使是睡着了,他的睡眠向来也很浅,那几日尤甚,倒个茶的功夫他又醒了,迷迷蒙蒙地望向方士谦。

方士谦揉了两把他后脑:“再睡会儿罢。”

他摇摇头,很疲惫的样子:“方士谦,我有些怕。”大约是刚清醒的关系,他的伪装还没能严丝合缝地扣在脸上,竟显得有三分脆弱。方士谦不擅长面对这样的王杰希,一时不知怎么安慰才好,只得将热茶递与他:“到了武汉就好了,不要急。”

“我没有急。”他话是这么说,可抓起一撮头发的样子分明是有些焦躁...

【方王】王杰希和猫哪个比较可爱

王杰希带方士谦去看过一次猫。

到达目的地要从微草大门出去再走大约十分钟,直到看见小吃街的转角后面一片堆了些搭棚屋用的蓝色铁皮的闲置空地。那里只有一盏小灯,看起来神秘极了,简直带些放学约架必选之地的风范。王杰希非常幼稚地将其称作“秘密基地”。

当时已经临近夏休了,清凉的夜风里染上点儿燥热。两人在烤鱿鱼味儿的风里站了十几分钟,连根猫毛都没看见。方士谦问王杰希猫呢,隐约瞧见他翻了个白眼,说怕你,不敢出来。方士谦说我得改姓窦了,这事儿可真冤。王杰希不知从哪儿扒拉出一袋妙鲜包递过来,让方士谦拿着喂,这才有几只猫窜出来,叼了食儿却往王杰希那边去了。

王杰希大概是有那么点儿猫薄荷体质——这个名词是方士

【方王】不诉归期

要走了。

到了离开的那个早上,方士谦都没回过神儿来。他甚至给王杰希买了早饭,是王杰希喜欢的那几样。这几年他常给王杰希带早饭,将王杰希的喜好都记得一清二楚,可惜在他走之后,也不知王杰希该自己去买早饭,还是再支使别人去给他带了。

这会儿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但是在方士谦去机场的路上还是忍不住想起了一些。他家离机场挺远的,机场高速是惯常地塞车,足以让他把所有的事情一一记起。尽管还是断断续续,可是不管是没有王杰希的二赛季,还是有了他之后的三四五六七,过去的的几年还是一幕一幕从他眼前滑过去了。

六年,说起来相当漫长的数字,可是在他理顺了一遍之后,发现居然也就那么点事。他把本是买给王杰希的发糕吃掉了,口...

【方王】审讯

*片段。

方士谦抽完一根烟走到单面玻璃外的时候,王杰希微微地偏过头来:“如果你进去审,有几成把握审出来?”方士谦盯着审讯室里气定神闲的犯罪嫌疑人,掸了掸袖口靠到身后的桌子上——

“十成。”他接收了对面儿人递来的探寻眼神,伸手在王杰希肩头一拍,“但除了我,没人能审得了他了。”

他走进去换那个满头大汗的审讯员时,嫌疑人甚至端起警局的一次性茶杯,很优雅地抿了一口茶,露出一个带点挑衅却非常恰到好处的微笑,搭上金丝边眼镜和墨色西装,几乎有些温文尔雅的味道——警方将他带回局里的理由是取证,他还能够穿着西装,实在是使人相当不爽。

这是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且智商高于常人。这样的人难以捉摸,通常会造成...

方士谦啊。

方士谦简直是一个可以用表情包概括的少年,他在原作他人话语和回忆中为数不多的被提及和番外里连时间线都架不完整的出场,竟然恣意鲜活得好像即将从纸页里跳出来。

几个关键词:强大、温柔、感性、有趣。

强大。

方士谦的技术牛逼是毋庸置疑的。双治疗精通,是个连单刷时期的王杰希都能追着奶的男人,可以说自此以后联盟无出其右了。微草初期并没有很好的人才培养体系,方士谦大概在一期青训来到微草,二期出战,这时的他已经能让当时的前辈们觉得是自己发挥得不好而拖累了这个奶,足以说明方士谦的强大已经近乎于天才了。手速抛开不提,意识和预判能够从他和初期王杰希的配合推测出来。魔术师时期的王杰希运动轨迹达到了令人眼花缭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