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桉树食堂,主营清蒸方王。

近期在隔壁饭圈产出山花(魏白),ID被三发bullets击中,来找我玩!

【方王】难过的时候吃点拉面

*新的系列,难过的时候吃点什么。

*百日方王day3。短。

*不甜。

“要走了?”王杰希倚在门上,傍晚的昏黄还没把天幕擦黑,在微弱的光芒里,他的身影只看得出轮廓,声音也平淡,听不出多少波澜。方士谦摇摇头,发尖上的柔光跳跃几下。他的头发有些长了,大约是遮到眼睛,他又抬手拨弄,袖子蹭到胸口,摩擦出极轻的沙沙。

王杰希突然很想看看他。开关在门边上,他扬手摸索了一会儿,向下一按,白炽灯的灯管两端冒出烧热的红光,而后闪烁几下,终于亮起来。方士谦还穿着微草队服,对他露出一个傻子都能看出来勉强的笑容。他的嘴唇本就干裂,一经拉扯竟然沁出血珠。王杰希气得很,又不知道自己到底气些什么。他烦躁地提提自己的领子,低声而愤愤地骂:“傻子。”他没多久就冷静下来,伸手问方士谦要水杯,方士谦一愣:“收了。”王杰希这才环顾这间屋子,所有这个人生活过的痕迹都被悉数抹去,只有海报还空落落地贴在墙上,透出一股可怖的萧瑟。

他难受至极,但并不是悲伤,只是被一种几近窒息的无力感笼罩。他把自己皱起的眉头揉开:“陪我去吃饭吧。”他又强调了一遍:“现在。”语气说不上是哀求还是命令,或许二者兼而有之,可以明确的是他想要逃离,而离开这里是他唯一能做到的事。

这个点儿食堂已经没剩下什么了,两个人转到微草外头的街上去。吃饭是一个合理的借口,但是王杰希并没有吞咽任何东西的欲望。他们游荡了一刻钟,终于由方士谦带着拐进了一条小巷子里。巷子的深处亮着灯,大概是廉价而瓦数很低的白炽灯,即使在逐渐黑下去的天色中也并不显得多亮。方士谦小小的惊喜了一下,而后搭上王杰希的肩:“请你吃一顿这个,本来太好吃了准备私藏的,现在藏不住了,以后记得带小家伙们来吃。”

那是一家兰州拉面。店面很小,整个店面只摆得下案板铁锅和两张方桌,桌腿的漆斑斑驳驳,老店的沉淀感浓重。叫上两碗招牌牛肉拉面,热腾腾地端上来,大概是热气蒸腾得太过嚣张,王杰希突然就有些鼻酸。方士谦捏捏他的鼻尖:“别哭呀。”王杰希挥开在自己鼻子上作乱的手:“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哭了。”他的声音分明闷闷的,眼睛也发红,方士谦只当没看见:“那就吃面吧。”

王杰希终于还是没有带小家伙们来这家店,只是闲下来的时候,从微草俱乐部出来,转悠十来分钟,赶上店子开着,就坐下来吃一碗招牌牛肉拉面。牛骨炖的汤底,手工拉的莹白的细面,五六片牛肉,新鲜的小葱,鲜红剁碎的辣子,卖相极好的一碗面。

突然的,也就不那么难过了。

评论(3)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