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桉树食堂,主营清蒸方王。

近期在隔壁饭圈产出山花(魏白),ID被三发bullets击中,来找我玩!

【伞修】故人归不归

*BGM【催雪忘故】

*HE,我叶生日快乐,第二年给你过生日,祝你平安喜乐,今生永远有资本嚣张。

 

 

春草明年绿,王孙归不归?——王维《山中送别》

 

这是他们失散的第十一年,春节将至。

当年苏沐秋和叶修带着苏沐橙躲到这座小村庄里,仇家硬是在大年三十找上了门。两个人的武艺其实都高强,打这些小喽啰费不了什么劲,可是苏沐橙在墙角藏着,随时可能遇到危险。苏沐秋一咬牙,逼退了所有人,抱起苏沐橙送到叶修怀里,说你先走,带着沐橙躲好了。

那种情况下根本没时间思考,叶修接过苏沐橙,截住苏沐秋千钧一发之际扔给他的一串手链,转身出门,一袭黑衣湮没在夜色里。后来的许多年,他报了所有的仇,动用了所有人脉,终究还是没有找到苏沐秋。

叶修记得他和苏沐秋最开始是不对付的,那个年纪的少年哪个不是年少轻狂,针尖对麦芒成天见地忙着切磋,后来竟然就这样……相依为命了。

多神奇的事呀,一转眼的时间,叶修竟等了苏沐秋那么多年。久得他有时候竟忘了他还在等着那个人,他已经一个人生活很久了。他最初是不习惯的,他的起居被苏沐秋照顾得太好,这时候他不仅要照顾自己,还要去照顾比他还小的苏沐橙了——他总不可能让苏沐橙来照顾他的。最初他觉得烦躁,他只握过武器的手竟要去摆弄那些锅碗瓢盆,后来他也淡然了,这些事曾是苏沐秋要去做的,现在轮到他了,这样想让人好受许多。再后来,他便习惯于这个想法,每当有一些事情他不想做,只要想想苏沐秋,好像也就不觉得怎么痛苦。

他半夜时常做噩梦,一帧一帧闪过脑海,每一次都让他感到极度的恐惧。好像也不仅是恐惧,更多的是无能为力。有一个梦境让他至今记忆犹新,苏沐秋被绑在一根柱子上,白衣上斑斑驳驳都是血迹,被人殴打。他想上去救人,但苏沐秋冲他使眼色,叫他走。

因为打不过。

这个梦境是他无论严冬还是酷暑从未放弃过习武的最深的记忆,无法忘记。每当他有些怠惰的时候,它就悄无声息地攀上来,在脑海中一遍又一遍地回放,逼得他打个寒噤继续练习。那种感觉足以当得上是梦魇了,他从来都不想回忆。

他最后还是回到了当年的那个村子,在木屋的门柱上刻下了第一道痕迹。却邪被后辈夺去了,好不甘心,那可是你送给我的武器。他被长老赶出嘉世,连带着武器也被留在那里,一腔愁闷无处倾诉,最终只在这世上留了一道刻痕。这样的痕迹陆陆续续又有了许多条,把一片木头划得七零八落,苦痛和欢欣都无人知晓,他在所有人眼里都仅仅代表着强大。

也只是刻痕而已,字迹是没有的。每当他刻下一道,都低低地陈述原因,末了在门槛上坐一会儿,起身来仍做该做的事。世上没有多少人在乎他的情感,他便也鲜少流露情感。他只要强大就好了,武功盖世便可纵横江湖,他向来是清楚的。

……

过年了,我和沐橙去九楼端了饺子,你在哪,又在做些什么呢。

……

沐橙嫁人了,我把关的,是个好孩子。那么盛大的婚礼,你可真是沉得住气。

……

新的宗派,兴欣,从头再来。千机伞重出江湖,你会在武器榜的榜首看见它,我保证。

……

下雪了。

他的情绪波动有些大,下手就是极深极重的一道,栗子皮色的漆被刮掉些,原木的颜色裸露出来。这是这么多年来的第一场雪,小雪而已,杭州哪能承受大雪呢。轻纱一样的雪花打着旋儿往下落,赶集的人都兴高采烈,瑞雪兆丰年呀。集市上极热闹,今天廿九了,二十九是蒸馒头的日子,哪怕是南方也一样。白气里混着麦香四处弥漫,叶修出门穿的少,这让他感到暖和了许多。前头有个白发苍苍的老爷子叫他去吃馒头。那是邻居家的爷爷,一向待他们三个小孩子很好。那家人祖上是卖馒头的,传到这一辈手艺已经非常精湛了,可是仍然隔三差五这几个小孩子送些来。那么小的孩子没饿死,有他一份功劳。叶修感激地笑笑,从他手里接过来。刚出锅的馒头滚烫,热气腾腾的,将叶修的心也连带着熨得妥帖。手掌大的白面馒头,正中间点了红点。小小的点在纯白的馒头上很是明显,叶修突然想起来了,他们是帮这位爷爷做过事的,这种红点是用不知名的药草熬出红色的水,用筷子尖点一下,再点在馒头上,这个活儿没什么技术含量,总是被苏沐秋推给叶修,他自己则去帮老爷子和面。

真个记忆犹新。

从集市上回来的时候叶修仍然迷迷瞪瞪的,十多年前的事情他以为自己早该忘了,没想到如此明晰,仿佛不久前刚发生过。

那是应该的啊,他又想。苏沐秋是值得被记住的。

他倒在床上想来想去,全然忘了自己几天没睡的事实。这么一思虑,他很快就睡着了。醒来的时候是半夜,子时的钟已经敲响。他这一觉睡得神清气爽,又在床上躺了好久,才确认自己是再也睡不着了,于是翻身起来,到房顶上去。

夜风很凉,尤其是在这二月的天气。他刚跳上房檐就打了个哆嗦,一激灵才想起更加重要的事情。前几日收到一封信,说是魔教被灭了,他怎么也觉得是苏沐秋做的。

苏沐秋快回来了。他的心像是涨满了,喜悦和心酸像要溢出来。他无数次地以为苏沐秋已经死了,只有那串手链支撑着他,告诉他苏沐秋还活着。

他太信任苏沐秋了,哪怕是胡编的也信。苏沐秋说手链上的串珠没碎掉就代表他还活着,叶修就把手链紧紧攥了十一年。

十一年来他吃了多少苦没人去计算,只要苏沐秋能回来,什么也无所谓。

他轻轻地哼歌,歌声低沉沙哑。这是他十一年来常常挂在嘴边的歌,唱苏沐秋。在他以为苏沐秋不在人世的时候,在他支撑不下去的时候。他唱了许多次,等了许多年,而现在苏沐秋终于要回来了。其实虚无缥缈,没人肯定苏沐秋会回来。

但是他坚信。

 

故人胡不归

负我白头青眉

漂泊梦中尚有冰雪催

 

红尘应似水

泼落荒凉前岁

此生书断青碑

 

恍惚间有一个声音在他身后响起,那声音较之多年前沉静了些许,可是就是那个人,他不会听错的。

他心心念念了十一年的人告诉他,归啊,怎么不归。

评论(3)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