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桉树食堂,主营清蒸方王。

近期在隔壁饭圈产出山花(魏白),ID被三发bullets击中,来找我玩!

【方王】雨歇微凉/Day 2

*百日方王day2。

*短。谦哥退役后。

谢家庭院残更立,燕宿雕粱。月度银墙,不辨花丛那辨香。

此情已自成追忆,零落鸳鸯。雨歇微凉,十一年前梦一场。

——纳兰容若《采桑子》


这是北京的深秋,骤雨初歇。

街上没有行人,和平日里的繁华极不相符。落叶混在积洼里,如幼时常去踩踏的泥泞小道,而触感确又是坚实的柏油路。

方士谦一时有些恍惚,他与这座城市阔别五年之久,如今这座城市仍未改当初模样,他却早已记不清了。出租车早几年就被打车软件取代得差不多,现今很是难在路上遇见。他的电话卡不知道被他扔到哪个旮旯,手机又不知为何连不上国内的wifi,整个系统离了网络几乎是个空壳。他到底还是有些脑子,找了网吧准备用电脑登QQ,不料QQ被他自己开了设备锁。抱着邮箱大概还能用的想法,他点开了浏览器的搜索框。浏览器自动下拉了十条新闻,前几条都无聊,他又点了一下搜索框准备收回下拉,结果一眼瞟见第六条,竟然惊骇得手一抖,将鼠标掉在了地下。

那条新闻已经不是最新实时了,只是因为与王杰希相关才仍然高居热度前十。知名电竞选手王杰希或下赛季退役。

方士谦有些茫然地捡起鼠标,四下张望发现隔一条过道坐了个穿着微草队服的姑娘。他也顾不得在国外浸淫了这么多年习得的绅士礼节,几乎是慌不择路地拉住了姑娘的袖子:“王队要退役了?消息属实吗?”

他人前叫王杰希王队,人后叫杰希,这些年来根植于心的习惯,未曾变过。

那姑娘也不过是个粉丝,不过确实是死忠粉:“应该是确认属实了,那天爆出来是因为黄少不小心说漏嘴了。”他感到有些脱力,只好抬手去按太阳穴让自己清醒些:“谢谢。”姑娘盯着他的脸看了好一会儿,终于还是问出了见到他之后就想问的问题:“您是……方神吧?”“我是方士谦。”他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道声抱歉,出门去点了一支烟。

十一年前他们的初遇,在他指间香烟升起的缭绕烟雾之中,仿佛不过是大梦一场。

终究也只是大梦一场。

评论(1)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