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桉树食堂。


懒人一个,何足挂齿。

【方王】征伐 章一

*开坑。

*多重身份方×总裁王,性格有变化。

*催我,催我。



电话响起来的时候,王杰希刚撕开泡面的封盖。近日的工作多得异常,他忙得甚至没时间吃顿正经午饭。座机的声响略大,员工大多在趴着午休,他怕吵了别人,自个儿去接了:“您好,这里是微草,您找哪位?”“杰希吗?你的手机怎么不开机?”女人叹气,转而说起了其他事情,“今晚回家吃饭吧,妈给你介绍个人。”王杰希眸色沉下去,不动声色道:“妈,我这儿加班,应该回不去。”女人倒是对此很习惯了似的,并不介意:“不给你介绍对象,能挤出时间就回来吧。”王杰希应了一声,把电话挂断。若不是相亲的前奏,回去一趟其实也无妨。

他处理完手头的事务,正赶上晚高峰的尾巴。摸出因为开会一开着飞行模式的手机,把设置调了,往家里发了条表示要晚归的短信。他也不等回复,随手往驾驶座上抛。这仅仅是知会一声,等或不等他吃饭不关他的事。到家的时候已经将近七点半,餐厅和客厅的灯亮着,他在门口换了鞋子,女人便起身来迎:“先去坐着吧,我去热菜。”“我去吧。”单人座的沙发上突然站起一个人,男的。王杰希松口气,又有些诧异地看过去,那人丝毫没有要做自我介绍的觉悟,只是向王杰希笑了笑,“王总和阿姨先坐,我把菜回一下锅,微波炉热的总归不太好。”

两个人并没有什么话可以说,只是干坐着等。王杰希甚至掏出手机处理了一个小单子,男人才推着个小推车回来,三层托盘摆满了菜。王杰希去帮忙,被男人抬手阻止了。饭菜全上桌的时候王杰希才发觉菜色有多丰富,而色香味都俱全,这才稍稍抬了眼去看面前的男人。男人把饭碗推到桑耳面前,没急着坐,反倒顿悟似的和王杰希打起了招呼:“王总您好,我是方士谦。”这个名字有些耳熟,大约是在哪听过,但王杰希并没多想,只点点头作为回应。方士谦穿件帽衫,眼镜是非常随便的黑框,如果他没记错,裤子应该是条九分牛仔裤。这个装束显然不是哪家少爷来谈生意,念及此,王杰希挂起一个官方的微笑:“如果没有工作上的事,方先生可以直呼我的本名。”方士谦楞了一下,随即露出一个古怪的表情,大约是憋笑憋得很辛苦:“恐怕……天不遂人愿。”王杰希他妈也笑起来:“小方是我找来做……保护你的安全的。”句中的转折太生硬,王杰希都替人感到尴尬,没想到方士谦完全不在意:“就是保镖。王总意下如何?”王杰希真是服了他妈,当即就想拒绝,然而看了方士谦一眼,又犹豫了。甚至可以说,他被镜片后面的那双眼睛震撼得不轻——那是一双极好看的桃花眼,敛去了所有风流,只剩着三分笑意,而笑意里似乎有这世间所有的缱绻深情。

鬼使神差的,王杰希没有立即摇头,他瞟了一眼桌上的菜,拿起了筷子:“我再考虑一下,先吃饭吧。”他说着就要去舀饭,盛饭的木桶却被方士谦提到一边去:“王总,先喝汤吧,凉了不好喝。”王杰希向来不跟陌生人争什么,拿了汤匙看向自己面前的瓦罐。汤清的很,只知道不是鱼汤,方士谦在一旁笑着介绍:“乌鸡汤,我比较拿手。”“你做的?”这倒使王杰希有些讶异了,他扫了一眼桌上的盆盘碟碗,恍然道:“那这些菜都是你做的吧。”方士谦不承认也没否认,顺手拿过王杰希的碗给他盛饭。“喝完汤就尝尝吧,挺家常的菜。”王杰希本来就饿着,于是不再和他客套,那碗汤他本没抱多大的希望,但一口下去竟然鲜得掉舌头。温热的汤汁包裹着舌尖,油珠一早就被舀出来,喝下去并无腻口感,只有食材最初的鲜香满溢在唇齿间,他不禁想去再舀一碗,但汤碗竟然也被方士谦端走,米饭被推到面前。他抬头,对上方士谦似笑非笑的脸:“留点儿肚子吃菜,真要是喜欢以后再给你炖。”

等到王杰希停下的时候,四肢已经不太听使唤了。他虽然吃相得体,可毕竟不是应酬,心情比较放松,而方士谦的手艺又实在惊艳,一不小心就吃的有点多。他看着面前的一盘炸春卷,突然觉得有点惋惜,心里悄悄叹口气,转向他妈:“那我就先走了,盘子让徐姨处理一下吧。”一直没什么存在感的女人迟疑着看向他:“那小方……?”王杰希看着方士谦笑了一下,这大概是这个晚上他第一个真心实意的笑:“一起走吧。”

他回想了很久,确实是没有在哪里见过方士谦,可是这似曾相识感如此强烈,从最功利的角度想,他点了这么久的外卖,泡了这么久的泡面,就算只是有个人给他做饭吃也好——虽然他很不喜欢别人进他家里,但从这短短的几十分钟相处来看,方士谦似乎不同。这时候方士谦抬手在他眼前晃了一下:“王总?”“再叫王总就解雇。”王杰希瞟他一眼,皱着眉头放话。“好好好。”方士谦抬起两只手做投降状,试探着叫了一声:“王杰希?”“嗯。”王杰希愉悦起来,尾音跟着有些上调,他没发现自己心里那点奇怪的小雀跃,这种情绪他许久没有过,陌生是真的,这时候他才觉得自己有点幼稚了,心上觉得羞耻,颜面上倒是平淡无波,只等方士谦再说话。“你带司机了吗?没带的话我送你回去,我顺便认认路,明天早上好给你送饭。”“嗯?”王杰希清楚方式先话里有话,当即有些惊异,“你不去我那儿住吗?”他本来已经做好方士谦住进他家的准备了,听闻此言竟有几分失望。方士谦的惊诧也不是装出来的,他思索了一会儿,恢复了一直以来挂在脸上的笑容:“我住你家会出事的,王杰希。”语气非常严肃,王杰希也不再强求,他倒也不去问为什么方士谦说住他家会出事,只是开始想办法,王杰希从事这些年,很善于一针见血地发现问题了。方士谦只是不住进他家而已,折中的方法有的是。“我当时买房子的时候嫌吵,把对面也买下来了。”坐进副驾驶的时候王杰希正好想通,拉下安全带转头陈述事实似的对方士谦道。方士谦也不跟他客气:“那行,把你送回去,我去买点米面和平常用的东西。”“我跟你一起去。”王杰希把导航设置好了,看向还在调整椅背的方士谦,“你是刚从外地回来吗?”“算是吧,这身衣服都是上午才买的。”他扯了扯上衣的袖子,终于把车子开出了停车位。谈话戛然而止,只有机械的女声播报着前方几百米转弯。

方士谦开车很稳,急转急刹都没有,王杰希忙的累了,竟然坐着打起了盹儿。方士谦把窗户关严了,又把车靠边停着,拉了后座的薄毯给他盖上,到了目的地自己下车去买东西。他进了超市才发现不太妥当,摸出手机给王杰希发短信叫他醒了就稍微等等。电话号码还是他刚从车里的名片上看来的,工作机不知道平常开不开机,他只好跑的快些,天晓得王杰希什么时候醒。

王杰希其实睡得很沉,听见方士谦开车门才撑着坐直,他把毯子折好,接住方士谦的给他的酸奶:“我睡着啦?”方士谦发动车子 指了指导航看向他:“设导航吧,你再睡会儿,到了我叫你。”“没多远了,我给你指路。”也就五分钟的车程,他只用在岔路口提醒一下方士谦,只剩一条直道就进停车场的时候王杰希扯起了闲篇儿:“你回去别搞卫生了,上个周末有人来打扫过,每次都是让人把两边的屋子一起清理好了的。”方士谦笑着点点头,把车倒进王杰希指给他的车位里,自己下车去后座拿东西。“你明天几点去公司?我好给你做饭。”“8点10分,我7点10分到你那边去找你。明天早上吃什么?”他领了方士谦上楼,然后从钥匙扣里分出对面屋子的钥匙递过去,倚着自家的门等方士谦回话。“炸春卷,今天看你很想吃的样子。”方士谦又露出极具调侃意味的笑容,接过钥匙把房门打开,“晚安,早点睡。”

评论(9)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