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桉树食堂。


懒人一个,何足挂齿。

【双花】黄昏

*@深夜诗人长风 爱你,还你点文。不过这到底是多久之前的点文…。

*漫长复健期,其实没写过正经双花,都是ooc。不知道有没有后续。

BGM:黄昏-周传雄

张佳乐退役的时候背着包就走了,没有新闻发布会。当时是下午三四点,天空还明晃晃地亮着,阳光灿烂,火球似地斜挂在半空。他跟队友道了别,嗒嗒嗒地下了楼梯,甚至还和保安挥了挥手。他走出伸缩门,门口停着一辆车,蛮横地挡着路。他想绕过去,而突然停下一个人影靠车站着,体型熟悉。张佳乐愣了一瞬,和那人打了个极干瘪的招呼。那个人转过头来看他,说了句令人很摸不着头脑的话:“天气很好。”张佳乐闷闷地重复了一遍:“天气很好。”

他们多年不见,如今竟需要寒暄。

他没有问孙哲平为什么会在这里,孙哲平也没有解释。他们又站着沉默了一会儿,孙哲平拉开了副驾驶的门,又绕过了车头去开另一边。张佳乐不说话也没推辞,侧身坐进车里。孙哲平把钥匙插进锁孔发动车子,又把车窗打开一条缝。车顶上的小灯没熄掉,孙哲平看了看,又偏偏头,张佳乐了然地把车门打开,又关了一次。孙哲平落了车锁,咔哒一下,于是只剩下马达声。张佳乐系上安全带,又把靠背调低些。孙哲平把车开出一段,又停下:“随便转转?”“随便转转。”他闭上眼睛往后一靠。这样的感觉如此熟悉,又好像陌生无比。

车子开出这条街的时候,张佳乐又像是有些精神似地坐直了。他看向窗外,话却是对着孙哲平说的:“霸图同意我带走百花缭乱。”孙哲平一时竟不知道怎么接话,等红绿灯的时候才给了一个很是突兀的回答:“钱够吗?不够的话来找我吧。”张佳乐点点头,过会儿又摇了摇:“我不差钱,可是拿到之后,我又能去哪儿呢?”

来我这儿吧。孙哲平在心里说着。他张了张嘴,却不知怎的没说出一个字,又作罢。他从后视镜里看张佳乐的侧脸,又努力地将其与记忆里的样子重合,而终于没能对得上。

张佳乐的辫子在刚才调靠背的时候蹭散了,大约是太忙的缘故,酒红的发色脱落得差不多了也没有再染,只有发尾还剩下些,在视野中极鲜明地跳脱出来。他觉得张佳乐瘦了许多,这种想法像猫爪在心口挠着似的,带出点细小而尖利的疼痛。他瞟了一眼时间,转过头去看张佳乐:“要去吃饭吗?”

这时候其实已经不早,但天色还很亮。张佳乐向窗外看去,街道已经热闹起来,他顿了一会儿,约莫是在思考:“再往人少的地方去些吧。”“那就去你家。”孙哲平调转了车头,没给张佳乐再说什么的机会。张佳乐于是闭上眼睛,他家没换地方,孙哲平要是能找到,随他去也罢。

他们其实已经开出很远,折回去要花不短的时间。“你不设一个导航吗?”“不用,”孙哲平转了个弯,“我记得。”他只是用很简单的话回应了张佳乐,而思念从话语的夹缝里满溢出来。张佳乐于是断断续续说了很多话,声音轻软,听在孙哲平耳里近乎呓语。他的神情像是很高兴,可语调分明是非常疲惫了。他停下来的时候,孙哲平拧开了广播,电台在放歌。

张佳乐听了一会儿,不由自主地跟着哼起来。孙哲平像是回忆起一点什么,可是并没想起这是什么歌,他去求助张佳乐,张佳乐哼了几句才理会他:“很老的歌了,《黄昏》。没听过吗?”

孙哲平没再说话。他大概是听过的,他和张佳乐热恋的时候,张佳乐在宿舍里把老旧的MP3音量开到最大,放了很多老歌。

周传雄的嗓音很沉,在狭小的空间里兜兜转转,张佳乐低低地跟着唱,歌词针扎似地戳着孙哲平的骨肉。

这是黄昏了,再过一阵天幕就要黑下去,黎明将会到来。而终于日挂西方,漫天红霞,他们终于重逢,于此时,于此地,于此身。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