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桉树食堂。


懒人一个,何足挂齿。

【方王】惊蛰

*生日快乐。特别喜欢的节气送给特别喜欢的你,直球式告白。

*复健。三俗古风,不甜的饼,ooc严重。

*“国之贤士,谦谦君子。”一句非原创,不知道从哪里看来的。


-@雲驀膜膜膜

-总目录



冰层早几日已经开始融了,这时候脆得很,拿木棍子敲敲就碎,鱼在当下卖的很好,过几天就遍布整个集市,不太卖得出去了。

这是惊蛰,万物复苏的时节。对于方士谦来说,这也是捕鱼的好时节。他做这门儿工作五六年,各项技艺都已经烂熟,春夏秋三个季度攒下的钱,能让他熬过北方漫长的冬天。他只供自己一个人的温饱,问题不大,甚至偶有富余。他回想着自己的从前,又从捂暖的被窝里起来,今天是要捕鱼的。

这片林子极寂静,深处有湖泊,一直以来都是个没什么人涉足的地方,但方士谦今天到的时候已经有人在那里了。他走进了看,才发现那人的年纪跟自己相仿,锦衣华服,看起来不像是个平头百姓的样子,形象和捕鱼很不搭边。他路过的时候听见那人嘟哝了一句“果然如此”,他以为是自己没听清,并未理睬,径直往湖边去了。那人约莫是思索了一会儿,突然有些急切地出声:“我是王杰希。”方士谦手上动作着,仍不说话,只在心里翻个白眼,过了一会儿才猛地抬头:“哈?将军府的小王将军到这鬼地方来干嘛?这儿冷,您请回吧。”王杰希不接他的话茬儿,只自顾自地继续讲:“你能教我捕鱼吗?”方士谦蹲在湖边的低地上,把摸到的小鱼扔回湖里:“你衣服会湿,捕鱼也不好玩。”“我付薪酬。”王杰希仍用带点渴望的眼神看着他。方士谦动摇了,把篓子扔到一边,胡乱点点头,不知道打动他的是薪酬还是王杰希的眼睛。

方士谦又想起一茬儿的时候,鱼篓已经装满了。他把鱼篓扔到较高的岸上,自己爬了上去。王杰希蹬几下土坡跟着上来,就听见方士谦问话:“你认识我?”王杰希犹豫了一瞬:“认识。”“哦?”方士谦挑眉,“那你说我叫什么?”“方士谦。”王杰希轻声道,“国之贤士,谦谦君子。”方士谦笑了一声,音色沉沉的。王杰希略疑惑地看向他:“不是吗?”“不过是个卖鱼的,什么君子不君子,市井小人罢了。”方士谦绕过一棵树,王杰希在树后,看不清他的表情。“你带路吧,这筐鱼送给将军府,不成敬意。”他说完这句话便打住了,侧身让王杰希走到前面。王杰希上千的时候用余光瞟他一眼,明明是袖口上尤带水痕的狼狈样子,可举止偏生有着将相的风雅之气。

果然如此。王杰希又这样想。方士谦的出身绝非如此简单,空白一片的过往更像是欲盖弥彰——真真像是十多年前死于非命的方姓宰相家的独苗。他于是出口试探:“为什么不去做官呢?”“嗯?”方士谦看他一眼,这回倒是真笑起来,“长得挺不错。”王杰希无言,方士谦也不再开他的玩笑,只是接上之前的话题:“也不错啊。戎马一生,适合我这样孑然无根的人。”王杰希正色道:“如果你想的话,那就来吧。”方士谦闻言脚步一顿,索性停下来:“此话当真?”“当真。”

他们头上的树枝刚来得及抽出新芽,鸟还没开始啁啾。这是他们的相识。




岁月一走便是七个春秋,方士谦终于没有如他所言孤身一人,他和王杰希那日一见后竟未曾分离,相守逾七年。

他仍不是国之贤士,却真长成了谦谦君子的模样。他的身量已经拔高了很多,靠着战马极意气风发的样子。方士谦揉了揉眼睛,边塞的风沙漫天飞扬,他感觉有些被迷了眼,而后又觉得有点可笑,他和王杰希还未生离,而今竟要死别了。

战鼓擂响的时候,两个人都有点恍惚。王杰希勒着缰绳,看方士谦上马,两个人都没急着出发。方士谦想说什么,然而话语兜了几转,最后出口的话竟显得有几分没头没脑,他换了身边人一声:“如果这一战之后……”王杰希笑了一下,多年默契让他的接话变得迅速:“我们还活着?”方士谦长吁口气,很感激似地转头看他,又颇有些无奈地开口:“我们就再去一次那片林子吧。”王杰希搭了一下方士谦的手腕,又轻轻地翻过手掌覆住他的手背:“走吧。”

士兵们只看到他们的将军策马扬鞭而去,仿佛不知大军压境,而前路一片光明。


评论(7)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