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桉树食堂,主营清蒸方王。

近期在隔壁饭圈产出山花(魏白),ID被三发bullets击中,来找我玩!

【文评】道是无晴却有情

*生贺预热,给男神比心心。平板没法艾特,能不能看见关不关怀迷妹!

*写给《恶魔海盗团》,真的写得超级超级超级好,链接在评论,上电脑再补。








若干个月前,我亲爱的男神开了个点文,cp不限的那种。快被饿死的我无比激动地点了安魏,并且狗腿地表示写啥都行。这是一切的开始,也是一个巨大的失误,我应该添一句HE的。后来他参了企划,就是【安魏安&烟酒忌不忌】,我现在就要给他划重点,HE!要求是HE!我去质问他,这位dalao坚定地表示,这就是个HE!我的眼泪当时就扑簌扑簌地掉下来了,难过,委屈。这位dalao甚至用这篇文要挟我,我在他呢“你还想不想要安魏了”的淫威下,被迫表示我只有一米二,可我明明有一米八啊,声泪俱下。

他当时发完文,回来感叹了一句,说这对真的好冷啊。因为热度和笔力真的完全不匹配,我就很愧疚,我又不能开二十个小号给他点心推,就写个评。这篇文好看到什么程度呢,就是让我觉得,一米二就一米二吧,你再写一篇,我一米都无所谓。希望看到的姑娘都能留个心推评,再说一次,链接在评论。

这真的是篇很长的文,叙事清晰,情节完整,无论刷几次都让人心潮澎湃。读者看一篇文的时候,入眼应该是设定,这篇文的设定清晰到什么程度呢,就是一看标题就能看出来的那种。这真是一个很新颖奇妙的设定,由此能看出作者深厚的文字底蕴。我不是那种特别能接受新奇设定的人,因为很多作者不太能解释清楚自己的设定,大概我放弃了很多好文。我同样非常不了解海盗,甚至连“火铳”这个名词我都没怎么听说过。出于对粮食的渴望,对恶魔和海盗怎么能搅和在一起的好奇和对男神的信任,我在教室多媒体巨大的触摸屏上,义无反顾地点了“展开全文”。第一遍只是粗略地扫了一下,纠了个错,对其他部分没什么印象,只有文笔深深地触动了我,啊,不愧是,我男神,怎么能,写得这么好!

就引出第二点,人物的塑造。看过他其他文的都知道,他塑造的人物形象是立体的,多面的,尽管他的设定一点也不贴近现实,但是就让人有一种强烈的感觉,如果这个人出现在我们生活的世界中,他(她)也该是这样的。说的通俗些,许多写手塑造人物过于平面的通病,他没有。他的人物有血有肉有灵魂,在这篇文里突出表现于魏琛。魏琛这个人很难形容,大概是一种豪放的苍凉,我之前做过一篇阅读题,讲《白鹿原》的作者陈忠实对关中地区某种戏腔的赞美,他的友人讲,如果在《白鹿原》中能够添加一段这种戏腔该多好,陈忠实说,不只是加一段,他要是早能听到这种戏,他要让《白鹿原》通篇行文都有这种腔调。它的名字我确实是忘了,但是当我看到这篇文里的魏琛时,我脑中浮现的第一个画面,就是关中汉子将长凳撑在地上,另一只手拿砖头敲击着,一口气沉到底了,从胸腔吼出一嗓。

神似魏琛站在风口上吼出的那句“老子终于不用受那苦了!”夸赞我男神,画面感真的太强了。通篇的画面完全可以连接成微电影,代入感非常强。

我在另一篇评里写过,说他的行文让人感觉遍体鳞伤而痛快淋漓,放在这篇文里就是看第一遍,虽然没怎么看懂但好厉害的样子哦,看第二遍凄凄惨惨戚戚,啊,一把长刀,三遍四遍五遍,这刀竟然有点爽?噢,管它爽不爽,那就是刀子,痛苦。

最后说到他对人物的拿捏,准得不行。安文逸靠谱极了,挺负责的样子。不是其他文里的感觉,这篇文里的安文逸让人感觉他在思考,从头到尾。魏琛狂气得让人心疼,但是心思是缜密的。完完全全就是我心中的两个人。

最后的最后,一个小感受,老魏说“这是我的船”的时候,他是不是就已经栽了,问题留给雲驀驀。









“我啊,还是能写文评的,哪怕只有一篇。”泫安说,“我也有个秘密。”

“雲驀dalao,这篇评属于你了,把它拿回去吧,这是篇掏心掏肺的评。”

“它送出了一颗心。”

评论(3)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