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桉树食堂。


懒人一个,何足挂齿。

【安魏】有句喜欢不知当讲不当讲/12:00

*ooc,ooc,ooc。

*又名《饱暖思淫(和谐)欲》。

*感觉偏魏安。

-总目录


他们走在人行道上,左边是行道树和偶尔开过的车辆,大部分是货车,车尾大片大片地扬起尘土。在这样的情况下,人行道右侧的小食店的卫生质量当然不会太过关,可是其中飘散出的粥米清香和荞麦面的微苦味道,实在是极其引诱人的——尤其是两个饥饿的人。

“小安...。”魏琛可怜巴巴地喊安文逸,眼珠子已经要掉到小食店门口放的锅里。

安文逸瞟他一眼,喉结上下一滚,面若冰霜:“带钱了吗?没带钱就饿着。”

魏琛把衣兜裤兜掏了个遍,只摸出一张公交卡和几张揉成一团的发票,他沉默着把发票扔掉,把公交卡揣回包里,乖乖地跟着安文逸继续走,脚步灌了铅似的沉重。

安文逸饿得要死,现在是午后一两点钟,要命的是他早饭还没吃,而昨天的晚饭因为抢boss的缘故只简单吃了几口。这样想着他突然很生气,脑子一热就骂出声来:“魏琛你大爷!”魏琛委屈,可这事儿的锅确实该他背。安文逸今天上午没戴眼镜,让魏琛看公交车,于是两个多小时前,他们流落到了杭州郊区,而他们经过了两个多小时艰苦卓绝的跋涉,只是从郊区前进到了城郊结合部。诡异的是,他们一路上没见着一辆公交车。魏琛企图说点什么来缓和气氛,所以他半开玩笑地说:“我觉得我们再这样走下去,就要走回城里去了。”安文逸想损他几句,奈何连转头的力气都不想费,只是轻飘飘地说:“我们为什么不去借个手机打电话呢?”魏琛虎躯一震,径直去了旁边的一家店,店里的收银员突然尖叫起来。魏琛表示自己受到了惊吓,刚想撤就看见后厨走出一个魁梧大汉:“怎么,有色狼?”姑娘兴奋地摇摇头,用手一指:“你看!我男神!”“承让承让,”魏琛用手捋了捋头发,“要合照吗?”他话音未落,姑娘已经拿着纸笔向他身后跑去:“啊我的天呐!有生之年!有生之年我居然可以见到安文逸啊啊啊啊啊啊!男神能给我签个名吗!近看更帅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天呐不愧是我男神取了眼镜也帅诶...”姑娘语无伦次狂喜乱舞,最后蹲在地下抹起了因激动而溢出的泪珠。魏琛在一旁站着,呆若木鸡。

等姑娘稍微缓过来了,就叨叨着让两人一定吃一碗面再走,她请客。他们当然求之不得,并没有同她客气。面很快地端上来了,细腻得不像是出自后厨的魁梧大汉之手。显然是姑娘跟后厨打过招呼了,面里有常人能想到的所有时令配料。魏琛感叹一声,将大片的叉烧同精排、牛肉和笋尖搅和在一起。安文逸那边已经吃起了面,面应该不会是普通挂面,因为每一根都非常筋道和分明,即使进了嘴也没黏在一起,吸足了高汤的香气而又不过分软,每一著下去都是烫口的热气。

兴许是他们太饿,又或许是面实在太好吃,反正两人不约而同地觉得,那绝对是他们平生所吃过的最好吃的面。安文逸连汤一起喝完,悄悄在桌下踢了踢魏琛,冲他挤眉弄眼做口型:“太好吃了吧!”魏琛狂点头。他们甚至不想借手机了,觉得就这样继续走,消消食也挺好。他们谢过了姑娘出门去,觉得阳光都明媚三分。

他们又走了约莫二十分钟,遥遥地居然望见个车站。魏琛眯眼看着,突然开始叫安文逸。

“小安?”

“嗯?”安文逸转头看他。

“安文逸。”

“嗯。”安文逸停住脚步,转身,看着魏琛微微笑。

“我突然觉得有点危机感。”魏琛说着,脸上的表情有点严肃。

“怎么了?”

魏琛摇摇头不应,突然笑起来:“我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啊?”安文逸有点惊讶地看着他,“你别讲。”

“我不,有句我喜欢你我现在就要讲。”他带着三分耍赖的神色,笑中又带点痞气。

安文逸心里一动:“你重新讲。”

“我喜欢你。”

安文逸转身就走,魏琛赶几步追上他:“诶诶诶,好歹给个回应嘛。”安文逸使了劲儿推他,小脸通红,就差伸腿去踢了:“如果你下次不把我带来这种破地儿的话...”

魏琛抱紧了人,脸都要笑烂了。

评论(1)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