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桉树食堂。


懒人一个,何足挂齿。

【方王—喝奶吗!】类似爱情

*参了狐三三的企划,有点忙,这么短一点写了一整个星期,气哭。结尾仓促,将就看吧。

*梗源杨绛先生《我们仨》和空间情话墙。

*一大堆私设,地点依然在你们熟悉的——威尼斯。有bug,其实我并不熟悉那里。

我很喜欢这篇文,虽然它很矫情,但我还是很喜欢,希望你们也能喜欢它。不喜欢也鳖告诉我。





-总目录




“我刚刚做了一个梦。”走下飞机的时候,王杰希对方士谦说,“我梦见你一声不响地走掉了,我发现的时候,你已经不见了,我怎么也找不到你。”方士谦没出声,只是紧了紧牵着王杰希的手。王杰希的声音波澜不惊,只是下沉的尾音隐隐透露出委屈:“你以后真是要走了,你就慢点走好不好。这样你每次走,我都能送送你,让我把梦做得长一点,我会比较好受。”方士谦把围巾取下来,给王杰希戴上:“好好走路,别呛着风,我又不会走。”

“现在去哪?”王杰希左右张望几眼,他对这个地方一无所知,所有的一切都只能依靠方士谦,这种让事物脱离自己掌控的感觉并不好,但跟着方士谦的步子走下去,却莫名地让人感到安心。“回家啊。”方士谦简要地回答了他,接着就开始絮絮叨叨地跟他讲这个城市的一切,尤重于他的家——现在那是他们的家了:“房东格兰特太太是个很好的人,餐后给家里人做甜点的时候,也会给我捎一份过来,以后可以让她捎双份。卧室的窗户是落地窗,下面就是桥和水,还有一个小码头,清晨有人来把船划出去。这里不像北京,晚上是可以看到星星的,天气好的时候会很亮。我现在其实已经看惯了,但你看这些房子,很漂亮吧,我一开始也觉得超级好看,就算现在看着也觉得特别美,这都是还没现代化的很古老的欧式房子。这里的水路交通算是非常发达,想去哪个地方的时候,要是不太赶时间,可以租一条船慢慢地划过去,不过迷路了可没人管你。喏,那边有个码头,我们可以租一条船划回家。”方士谦偏过头去征询王杰希的意见,王杰希很乖顺地点点头。方士谦于是暂时地松开他的手,走去跟船夫交涉,然后冲王杰希招招手,叫他过去。

他们划过了这条幽静的小道,到了灯火通明的闹市,左右都是店铺,人声鼎沸。他们划到面包店前,面包溢出新烤的牛奶和黄油的香气。方士谦用船桨点了点岸,问王杰希:“你想吃点什么吗?”王杰希想了想:“白吐司吧。你买过来我们在船上吃还是去店里吃?”“我买过来吧,店里人好像有点多。”方士谦上了岸,把船拴在岸边的木桩上,径直往面包店去。王杰希就在船上,目送着方士谦混进人潮里。他突然地感到不真实,他明明几个小时前还好好地待在北京,而几天前还窝在家里,然后方士谦莫名其妙地找到了他,于是他迷迷糊糊地跟着方士谦来到了威尼斯,这个方士谦生活了很多年的城市。他才倏忽反应过来,这是一场诱拐。这时候方士谦提着两袋面包回来了,王杰希接过装着吐司的那一袋,还是热乎的。方士谦提醒他赶紧吃,自己也叼了个牛角面包在嘴里,然后解开绳子,由着船慢慢漂。“我有点想喝水。”王杰希咽下一口面包,对方士谦说。方士谦抬手指了指前面:“前头有家还不错的咖啡店,等会儿我去给你买。”

他们明明将近十年不见,却好像这么多年间都存在于对方的呼吸,弯弯绕绕如同空气,或许最容易被忽略,却重要得一刻也不能失去。王杰希想,和方士谦的重逢,大概用掉了他这辈子全部的运气。

“想什么呢?”方士谦咬着面包问王杰希,声音模模糊糊不太听得清。他没睬方士谦的问话,只是恍惚间就张口说出了内心所想:“时间过得真快啊。当初你的头发还只有这么短,脸也还圆着。”他伸手在方士谦脑袋上比划,方士谦忍无可忍地把他的手拍下去:“你真当我这么多年没剪头发?”王杰希愣了一下,猛地把头转向一边,拼命忍笑,肩膀也跟着一抖一抖地抽。方士谦看他两眼,摇摇头,叹了口气,又摇头:“多年不见,你怎么智障了…。”王杰希脸一板,转过来,方士谦 仔仔细细盯了几秒他的脸:“你别板脸,你这样特别像当初你在微草时候的样子。”“不好吗?”王杰希问。“特别好,但我们现在已经不在微草了,你也不需要队长的威严了,所以啊,你还是笑一笑比较好。”方士谦腾出了一只手,吹热了指尖,倾身推起了王杰希的嘴角:“我们要到家了。”

他们把船停在房前的码头,方士谦打开了院门,又领着王杰希沿着木质的楼梯上楼去。王杰希喊冷,方士谦就把壁炉里的木头烧起来。他把手凑近壁炉烤暖了,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冲方士谦叫嚷:“方士谦你丫没给我买咖啡!”他嚷完才发现方士谦不见了,正迷茫着就听见方士谦遥遥地应:“你等会儿,我正在给你泡呢。”

方士谦没一会儿就端着两杯咖啡走了上来,然后将其中一杯连托盘递给王杰希。他小小地抿了一口,是他喜欢的清咖啡。方士谦咂咂嘴:“你真该尝尝奶咖,总喝黑咖啡有什么意思。”王杰希犯了个白眼:“关你屁事,我喜欢。”方士谦皱着眉看他:“你这么凶,我干嘛这么喜欢你。”

王杰希杯子抬到一半,停在了半空。


“我本来打算春天就去死的,死在这个美丽的城市最美的季节,大概连上帝也不会怪罪我。”

“但我发现有一家面包店,适合天气晴朗的周末,所以我决定过完周末再死。”

“这时候我突然很想念夏日北京的蝉鸣,所以我打算回一趟北京再死。”

王杰希打断了方士谦的抒情:“现在已经是深秋了,可你还没死。”

“我回了一趟微草,袁柏清把你现在的家庭住址告诉我了,然后我找到了你。所以我不打算这么快去死了,我决定祸害完你这辈子再死。”


“你到底有哪点好,我要这——么爱你。”方士谦伸出手比划了一下。王杰希把咖啡撂在旁边的桌子上,站起来抱住了方士谦:“你好烦啊,但是…哎呀,我也爱你。”方士谦碰了碰他的脸颊:“那这辈子,说好咯,就这样过吧。”

他们早已不是类似爱情,这分明就是爱情。

评论(2)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