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桉树食堂,主营清蒸方王。

近期在隔壁饭圈产出山花(魏白),ID被三发bullets击中,来找我玩!

【安魏】未命名/22:00

*活动完成!希望没有差错!

*去年的生贺今年补全了……没什么好说的,就是懒。

*ooc。




-总目录




魏琛承认,那个打给安文逸的电话完全是心血来潮。凌晨两点过打的,没过几秒安文逸居然接了。

哪位?

明显是没睡醒的声音。魏琛想着,清了清嗓子问,小安,你想去法国吗?

那头的声音依旧迷迷糊糊,回答倒干脆。

想啊。

魏琛应了一声,和安文逸闲扯几句,知道他还困着呢,就把电话挂了。

魏琛这时候已经没了睡意,上网订机票。最近的航班是早晨七点四十,到北京后转法国。魏琛没怎么犹豫就按了确定,电脑右下方的时间显示二点四十。

只有五个小时了啊。

魏琛简单收拾了行李,翻箱倒柜找以前的衣服。这几年衣服穿得太没品味,出国怕在歪果仁面前丢了华夏儿女的脸。找齐了衣服开始刮胡子,魏琛看到自己久违的光洁的脸发现自己还是帅,得瑟了好几分钟才想起正事儿是要去叫安文逸起床。

安文逸有起床气,而且还是带时间限定的起床气。就是你半夜叫他他不生气,等到天将亮未亮的时候去叫他起床,他能几天不理你。

天还黑着呢,魏琛想。

魏琛背了包出门,街上没几个人。只有几辆出租还在马路上跑,空车的牌子在深夜里闪耀。

闪个屁咧,魏琛揉了揉差点被迎面而来的出租闪瞎的眼睛,愤愤地骂。

骂着骂着也就到了安文逸家门口,思索了几秒还是敲了门。门很快就被打开了,安文逸穿戴整齐满脸笑意倚在门框上。

魏琛满脸难以置信,小安你收拾好了啊。

安文逸又笑,收拾好了,等着前辈呢。

魏琛瞄了一眼安文逸身后墙上的挂钟,还不到四点。这个地儿到机场加上堵车满打满算也就一个小时。

剩下两个多小时怎么办?坐着?魏琛觉得自己一世英明在安文逸面前土崩瓦解,心里满是跳着闹着的不服。

安文逸也盯着魏琛,憋了满眼的笑意。魏琛突然生出些微的羞恼,拔高了音量喊着你要笑就笑,喊完又别过头去。安文逸噗嗤一声笑了,笑够了又装出一副正儿八经的样子,说前辈我饿了。魏琛本来想说你饿死了关我屁事,到了嘴边突然就变成了你想吃什么。安文逸眨眨眼,说前辈做的都好。

魏琛挽了袖子下厨,给安文逸摊蛋饼吃。面粉加凉水和两个鸡蛋,搅和均匀后倒进已经预热好的加了油的锅里,然后将面浆晃满平底锅的锅底,掐准了时间翻个面儿,晃两下如果没粘锅底就倒进盘子里。如此重复几次后魏琛开始寻找安文逸存放的果酱和咸菜。这是魏琛第一次摊蛋饼后留下的惯例,当时他在蛋饼里放了盐,安文逸咬了一口之后面色变得古怪起来,魏琛问他咋了,安文逸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很失望地看着魏琛,说你吃蛋饼吃咸的啊。魏琛一脸莫名其妙,答是啊。安文逸惊恐成一张表情包,说你不是南方人吗!你咋吃咸的啊!

魏琛屡次和安文逸争辩蛋饼就应该咸的,无果,想想估计还是学历原因,这才释然。安文逸用了一句话来评价魏琛的表现——然智术浅短,随用猖獗,至于今日。魏琛很高冷地说了个呵,三秒以后问安文逸,啥玩意儿?安文逸很高冷地回了句呵,然后跟魏琛说,自己去查。魏琛很快就把这一茬儿忘得一干二净,后来有家远房亲戚来旅游,在魏琛家借住。他们家小孩儿读初三,魏琛无聊之下翻了翻小孩儿的参考书,不料正巧翻到这篇文字的翻译。

——然而智力和才能浅薄不足,这才失败,到了今天这个局面。

魏琛觉得自己早晚被这个小兔崽子气得七窍流血。

评论(1)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