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桉树食堂。


懒人一个,何足挂齿。

【扁庄】请多指教

*坐在墙头摸个段子,这么久没更新我确实是去吸农药了【跪地。

*庄周周来找我玩嘛【有机会一起开黑.jpg。

*双向暗恋,写不清楚,已经废了。ooc成智障。




“倒也不是。”扁鹊坐在门槛上捣药,并不分神去看庄周。

“是你自己说的鲲活不过三天了嘛……”庄周嘟囔着,看看鲲又看看扁鹊,“所以,我的鲲到底怎么样了?”

“没救了,准备准备晚上烤了吃吧。”扁鹊把药罐子放在地上,拍拍手站起来准备走,被庄周一扯又坐回门槛,好笑地看着人:“怎么?”

“你没有办法吗,”庄周扯他的衣角,“越人,你没有办法吗?”

扁鹊顺顺他的头发:“好啦。你把这包草药带回去,熬两个时辰,给它喝下,残渣敷在伤口上。三天以后会再次病发,那时候再来找我吧。”

庄周深吸一口气:“谢谢你。”

他眼睛里都是光,柔柔和和像晨雾,夹带着细碎星辰的亮。

——像有蝴蝶振翅飞翔。

他一瞬间心软得一塌糊涂,说的话都打着颤:“子休……?你要不要在我这儿住,我好帮你……照顾鲲。”

他想出一个理由做挡箭牌,无奈眼神里的深情一不小心就溢出来,他明明喜欢得要命,却怎么也不敢说出口。

“好啊。”庄周笑,坦坦荡荡。

他想庄周一定是发现了,不过是不揭穿他。

他那点小心思,谁又看不出来呢。

“越人?”庄周上前一步拍拍他的肩,“叫我住下你又不给我安排床铺?”

“……没有床铺。”扁鹊暗道不好,“你去睡吧,我找个草席。”

“诶,别这样嘛,大不了挤一下啊。”庄周眨眨眼,又笑,小小的一点狡黠从眉梢上扬起来。


“……你别这样。”

“可是我喜欢你。”

“而且……你也喜欢我吧?”

评论(14)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