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桉树食堂,主营清蒸方王。

近期在隔壁饭圈产出山花(魏白),ID被三发bullets击中,来找我玩!

【安魏】暗巷

*复健,因为要还安魏点文所以写安魏。写完就滚去写点文。 
 
*很短,大概没有后续。 


 



 
 
 
 
 
 
 
魏琛被发现的时候是在一个小巷子里。 
 
浑身是血。 
 
发现他的是一个晚归的青年,带着眼镜背着书包,大概是打完工回来的大学生。 
 
他意识到有人朝他走过来的时候,还有点思考能力。强撑着发出一点点声音,青年的步伐顿了一下,又加快脚步走过来。 
 
青年检查他的伤口,又搭了搭脉。灯光太昏暗,他眯了眯眼睛,摸出手机把手电筒打开。 
 
手电的光照在魏琛身上时,青年显然吓了一跳。他身上横七竖八都是刀子的划伤,鲜血淋漓。青年又探他的鼻息,被他打断:“得了,我还活着。” 
 
他说完就剧烈地咳,声音哑得不像是人所能发出的低沉。 
 
他魏琛十几年来,伤得这么重还是头一遭——该死的偷袭,二十多个人打他一个,没砍死也算是运气好了。 
 
他这么一想,松了口气,心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天道好轮回。 
 
青年推了下眼镜,思忖三番,问他:“你还能走吗?” 
 
“别小看我啊……老夫当年也是神一样的少年来着……诶你搭把手啊!”魏琛挣扎着想站起来,青年关了手电把手机放回包里,把魏琛的手臂搭到肩上。魏琛疼得嘶嘶吐气,到底是不想死,只催青年快点送他去治疗,他的一条小臂已经没什么知觉,腿也麻得想要赶快让人给锯掉。青年沉沉地笑,只说快了,也不告诉他还有多远。 
 
魏琛这时候才想起,好像相信这人过于草率,万一他和刚刚砍自己的人一伙,那可死无葬身之地。魏琛悄悄转过头看他,又否决自己的猜测。 
 
——怎么可能。 
 
转过一个拐角,青年叫他再撑一下,上楼就到。他指指面前的一栋公寓,把魏琛的手臂扯了扯。 
 
魏琛没力气应,只是由着他扛着自己上楼。青年打开门,把魏琛弄到里屋的床上,也不管他身上的血。 
 
他拿酒精给魏琛清洗了浅一点的伤口,期间魏琛疼晕过去,又以同样的方式醒过来。深的伤青年并不怎么碰,只是拿小刀划一道浅的口子把瘀血放出来,然后包扎。 
 
魏琛迷迷糊糊,青年问他血型的时候他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答AB。青年拿个血袋过来给他输血,他这时候才想起来要问他为什么他家有这些东西。青年耸耸肩:“我学医的,学校特批。” 
 
他感觉自己有了些力气,才终于去关心他的救命恩人:“你叫什么?” 
 
“安文逸。”

评论(5)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