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桉树食堂,主营清蒸方王。

近期在隔壁饭圈产出山花(魏白),ID被三发bullets击中,来找我玩!

【方王/24h】酒入豪肠

*my眼儿生快,送上fafa。这次是rio帅的将军王(大部分的帅气死在了脑洞里)。

*古风架空,没考证,随便看看。ooc×10000000000。

*必须要说,写得不好都怪困觉。


-总目录



酒入豪肠,七分酿成了月光,余下的三分啸成剑气,秀口一吐就是半个盛唐。

——余光中《寻李白》




“王将军,这个地方实在是用不着你亲自上阵。”方士谦屈起手指敲了敲桌面,声调已经隐隐沾了怒气。阶下文武百官不约而同打了个哆嗦——他们这位皇帝的脾气比起老皇帝可好上太多了,接任皇位两年来,真正发怒这还是头一遭,这样看来,王将军可遭殃咯。

“不了,保险起见,微臣还是亲自去一趟吧。”王杰希躬身拜了一拜,又挺直腰板安安静静站着,眉目间都是傲气的不妥协。

方士谦将两手十指交叉支在胸前,又放开,然后虚虚拢住腰间的佩玉把玩,然后对近旁的太监扬了扬手。太监会意:“有事起奏,无事退朝!”方士谦微微点了点头,王杰希和朝中官员一同转了身要离开,方士谦捏紧了佩玉,急急地喊住他:“王将军,你留下。”

人慢慢走完了,方士谦屏退了太监,拉了王杰希席地而坐。也不多寒暄,直切正题:“你以为我会放你走吗?”

“方士谦……”王杰希摇摇头,像是在感叹什么,“你不放我走有什么用,两块兵符都在我手上,我要是什么时候想出兵,随时可以。”方士谦震惊,而后气得咬牙切齿。这小子仗着自己对他的信任为所欲为,真要是哪天反了,自己可不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等等,反了?方士谦突然打了个寒噤,这非要出征的样子,可不是反了?

“王杰希你这是……”要反啊。方士谦把说了一半的话咽下肚去,在桌上拿了个小物件在手里来回倒腾,吸一口气,然后长长地叹。

王杰希观察着方士谦的表情,顿悟似的笑起来:“敢情你是害怕我反了?我直说吧,我要是真要反,你什么时候死的都不知道。你就当我出去透透气吧,你想啊,自从你登上皇位,我都多久没出去打过仗啦,再这么整下去,我哪天真得被副将宰了。”

方士谦不说话。王杰希看看指尖,又道:“这军营里的争权夺势,可不比你后宫好上多少呢。”

他看看人,心里特别心疼,只好可劲儿骂自己,怎么能怀疑王杰希呢。

想来,这一片污浊的宫廷里,他唯一能信任的,也就只一个王杰希了。

这样说起来,怀疑很容易就能化解,担心才是方士谦一直不放王杰希出征的主要原因。他沉吟良久,像是犹豫着应不应该说,最终还是开口:“我跟你一起去吧。”王杰希沉默地看着他,像是在看一只待宰的猪:“得了吧,你真以为近来国内太平啊。政务忙得很,你自己办着公又不是不知道。你要是亲征,这个国家也就变天了。”

方士谦把不放心写在脸上。平常王杰希练习时磕着碰着他都着急上火,更别说是要放王杰希出征这种随时可能出人命的事。

王杰希无奈,想了想,抬头跟他说:“两个月之后我就回来。”

面前人清冷的声线听起来很可靠,这让方士谦动摇。于是又沉默,在内心打好了算盘后才算正式妥协:“得,两个月之后回来。”


王杰希点了兵马粮草出征了。

方士谦前两天还没什么异状,该上朝上朝,该批奏折批奏折,第三天开始可就受不了了,逮着大臣就问前线有没有什么状况,直到有人回答他一切正常,才安心地回去办公。他自己本来就忙得要死,加之皇城到边塞路途遥远,和王杰希亲自通信的机会少之又少,摸着两个月的期限已到,王杰希还没回来,于是把政务丢给太上皇,自个儿去接王杰希了。

他心里急着,也就不待准备好马车,自己骑马就往边塞奔去了。连夜晚投宿也心急火燎的,天黑了才随处找个客栈睡,天刚亮就继续赶路。几天下来瘦了好多,完全没个皇帝样子。

越到边塞就越荒凉,后来完全找不到地方住。这是个大问题。方士谦前几天还能卸下马鞍躺地下和衣而睡,后来天气也渐冷,离目的地又不甚远,索性就连夜往战场赶。

方士谦赶到战场的时候是什么样子很好推测,反正浑身脏兮兮,又蓬头垢面,到了军营差点被当成俘虏抓起来。还好行玺好端端放在身上,摸出来给守营的军官看了,人还一脸狐疑的样子。

终于找到王杰希是在主帅的营帐里。当时战役已经快要结束了,只派几个人去点人头,王杰希也便不用再上战场。

王杰希在写字,看到方士谦撩了门帘张望,很震惊的样子,又很快恢复镇静:“你怎么来了?”

“来看你。”方士谦看到是王杰希,就放心地进去,大咧咧往地下坐。

“起来。这么久了还没个皇帝样子。”王杰希不看他,自己忙自己的,只是说些闲话。

“我累死啦,让我坐会儿,你别管我。”方士谦说的是实话。他几天没睡好觉,又高负荷地行了那么多路,这会儿找到军营,心里的事情一放下,身体首先就瘫软下去。

王杰希于是就不管他,让他自己休整了一会儿。方士谦过了一会儿就自己站起来,像是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很突然地凑近了问他:“你受伤没?”

王杰希这时候已经换下了战甲,穿了平常的衣服。他扯扯袖子,目光不自觉地飘向远方:“没有啊,这次的仗挺好打,我方没什么伤亡。”

方士谦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真的?”王杰希点点头,把注意力放回手里的事情上。

“你还是不会说谎。”方士谦把王杰希拥入怀里,用空闲的那只手捞起他的袖子,放轻了力道给他挽上去,不出所料看到一条三寸有余的伤口。看起来倒是不算深,大概是自己粗略地上过药,伤口附近的颜色比肤色微深。

他叹口气,把袖子轻轻给王杰希放下,换了诘问的语气:“你这叫没受什么伤?”

王杰希自觉理亏,没驱赶赖在自己身上的方士谦。他用大约是有点讨好的声音回答方士谦的责备:“这种小伤无所谓吧,干嘛告诉你。”他像是为了验证自己的话似的耸耸肩,不料扯到了伤口,痛得嘶一声叫唤,面上还得保持镇定。这使他的表情看起来很怪异,方士谦不小心笑出了声,王杰希横他一眼,也就止住。

方士谦挽了他的袖子,给他检查伤口有没有撕裂。浅处有点渗血,方士谦去看王杰希的眼睛,他便只好躲闪。方士谦又是好笑又是无奈,也不好多说,只自去军医的帐里拿了药,给他重新上药和包扎。


再后来便回城。方士谦把自己的马交给一位军官,骑了王杰希的马。王杰希想要自己骑马回去,被方士谦一句你还有伤驳倒,只好和方士谦同骑一匹马。

要说那马也真是好马,搭着两个大男人也看不出半分疲累,照样跑得飞快。

方士谦偏头叫王杰希抱紧了,策马扬鞭而去。王杰希的手松松搭在他腰间,只做出环抱的样子。


风声呼啸。

评论(9)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