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桉树食堂。


懒人一个,何足挂齿。

【方王】再也不见

*前几天的60分,意思意思写写【其实在学校一直在写,打脸的。

*题目是虐的,提示是甜的。是要HE的。为了HE,题目是可以不扣的。

*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的双向暗恋。时间线混乱。私设。ooc。

*目录走这儿




0.

晚风轻轻起,他轻轻念着我爱你。

1.

王杰希的手机振动起来,屏幕紧跟着亮了,他瞥一眼,是保安打来的电话。王杰希拿了手机走出训练室,将电话接起。

“喂,有什么事吗?”

“啊,王队。外面有个人执意要见你,放他进来吗?”

“是粉丝吗?”王杰希皱眉,随即又舒展。

“不,看样子不是。”保安探头看了看外面的人,他一手握着行李箱的拉杆,像个归人。

“好,那我让袁柏清来看看吧。”王杰希叫了一声训练室里的袁柏清,袁柏清就应了声出来,王杰希向他交待了几句,他点点头,向大门走去。王杰希挂了电话,目送他走远,又转身回训练室去。

袁柏清没一会儿就回来了,神色复杂,眼底略有欢欣:“队长,那个人你认识。”王杰希诧异,又听袁柏清说:“喏,来了。”

王杰希转头向门口望去,只看见一个人影站在逆光里,体型熟悉,只是看不清表情。

“早啊。”

他的声音低而轻,和风细雨。他站在离王杰希最近的地方,话最远的家常。

王杰希的眉毛微微挑起,嘴角也弯起好看的弧度:“不早了,方前辈。”

2.

王杰希想起几年之前,也是这么一模一样的对话。

方士谦咬着面包或者油条,手里拿一盒牛奶或外带的白粥,在大约十点的时候走进训练室,懒懒散散地和王杰希作晨起的问安。王杰希每每说着他又迟到了,小心被扣工资,心里却担心着方士谦这瘦得跟竹竿似的身体还不好好吃东西。往往这一天里,王杰希就找各种各样的理由,去挑方士谦的刺。

王杰希在那一瞬间惊讶至极,这些早该尘封的往事,竟然还记忆犹新。

3.

回忆回转翻飞。

方士谦当初要退役的时候,他的父亲已经暗地里计划好了要让方士谦出国。方士谦并不能知道所有事情,甚至直到要离开的前一个星期,他都不太清楚自己会去哪里。

方士谦去宿舍收拾行李,将多年来的热血和青春连同杂七杂八的东西一齐收走,也只用了一个不大的收纳袋。王杰希倚在门边,亲眼看着方士谦抻开他那件队服看了又看,最后终于小心翼翼地叠起,放在所有物什的最上方。

他叮嘱袁柏清几句,又给每个队员一个拥抱,然后他把这群人聚拢在一起。他说,微草必胜。他又说,我不在微草了,你们要听你们队长的话,不要给他添乱子,不然我回来挨个儿收拾你们。

后来王杰希把方士谦送出门,方士谦走掉,又回头。他们中间隔着一条马路,车来车往。方士谦扬扬手,放大了点音量:“小队长,再见啦。”

王杰希只是点点头,不发一言,一如他们以往那么多次的告别。

4.

又过了几天,大概是凌晨一点过的时候,方士谦又给王杰希打了电话:“我还有不到两个小时登机,来送我吗?”

“我马上过来,你在机场等我吧。”王杰希翻身起来,找了件外套披上,又掬了一捧凉水拍了拍脸,径直往机场去。夜风快速蒸干脸颊和发梢上的水汽,王杰希揉揉眉心,第一次觉得偌大的北京城冰冷又寂静。

大约两点钟,王杰希见到了方士谦。方士谦穿白色的棉质卫衣和卡其色长裤,瘦瘦高高地站在那里,面容显得非常疲惫。

他远远地看到王杰希,眼里闪过一道惊喜的光芒。王杰希紧走几步到方士谦面前,方士谦扯着嘴角笑了一下,说你来啦。

王杰希心里倏忽一阵疼,眼神飘飘忽忽不知该往哪处看。方士谦伸出手来按压王杰希青黑的眼圈,他的指肚温暖干燥,王杰希一时忘了躲开。

或者说,他也不想躲开。

4.

方士谦还是只说了再见。

王杰希只是想再也不见。

5.

王杰希只知道在方士谦的手指划下他脸颊的一瞬间,他心里的喜欢要叫嚣着喷涌出来。

方士谦过安检的时候一次又一次地回头,他看见王杰希在那里站着,仿佛被抽取了魂魄。他还想再看看王杰希,多一眼是一眼。

但是方士谦突然知道了些什么。

他的人,他们会再相见。

6.

他默默地转向一边,面向夜晚。夜的深处,是密密的灯盏。它们总在一起,他们总要再见。

评论(5)
热度(54)
  1. 林慎依旧在努力地摩擦地板泫安_叶落知秋君不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