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桉树食堂,主营清蒸方王。

近期在隔壁饭圈产出山花(魏白),ID被三发bullets击中,来找我玩!

【方王】叹息桥

@方圆圆 太太的点文。

*这并不是原来写出来的那一篇【悲伤的。真的特别特别短。

*私设。ooc。时间线混乱。意识流。

*文中一切理论知识来自吴淡如《遇见生活中的小情调》





方士谦拖着旅行箱,满脑子胡思乱想。他对威尼斯的记忆,还只定格在好多年之前,定格在风景明信片上的房屋河水和桥。这是方士谦第二次来威尼斯,和上次不同的是,他只是一个人了。

他并不像一个游客,反倒像一个威尼斯当地的居民。他住在来前就租好的房子里,要经过弯弯绕绕的小道,再爬上潮湿阴暗的楼梯。那确实是个离水面很近的地方,他从窗户向下看,能看见浅水泛着光波摇摇晃晃地荡漾。他知道去哪里可以买到刚出炉的全麦吐司,在路上买到新鲜的肉,然后回屋慢条斯理地烹饪,磨蹭到下一个饭点。

他熟悉这个地方,他属于这个地方。他阔别多年再重新回到这里,却依旧记得每条小径的拐弯。




叹息桥。

那是一座很小很小的桥,几乎所有的游客,都不曾来这桥上走过一遭。方士谦提到它的时候眼睛里闪着有点兴奋的光,他告诉王杰希,那几乎是黄泉路,从那桥上走过去的人,最后都没有回来。

除了一个人,叫卡萨诺瓦,是个什么花都采的情圣,不管该采不该采。传说他是史上唯一一个走过叹息桥,又能恢复自由身的人。叹息桥的尽头是监狱,通往监狱的路上,连窗子都被铁栏杆封上。

在处处是桥墩的威尼斯中,叹息桥几乎算不得桥了。

王杰希表现出罕见的兴趣,执意要去叹息桥走走。那天走过桥面的感觉方士谦已经记不太清楚,只记得王杰希在走到桥的尽头又走回来的时候发出的那声低低的叹息。

叹息桥意大利文的本名就是一声叹息,不知道是为了谁,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只要念出叹息桥的名字,就是那种明明沉重得不得了,却偏偏压抑的长叹。

方士谦跟王杰希说,要是我下辈子生在威尼斯,我说不定就是下一个卡萨诺瓦呢。王杰希只是笑,是那种热恋期的小情侣特有的宠溺的笑。这种笑容在他脸上着实奇怪,没人觉得王杰希会露出这种笑容。方士谦不管这些,他看到王杰希的笑,心情就明朗起来。

他们从叹息桥回旅店,在楼下的小店租了张碟,是很老很老的影片,叫《情定日落桥》。一对小情人相信了一个传说,如果日落时分在叹息桥下深情一吻,就能永远不分开。方士谦满脸都是笑,然后对王杰希说,我们要不要去叹息桥下面接个吻。王杰希果断地拒绝了他,理由是人那么多被看见多尴尬啊。




只是过了这么多年,他们都长大成熟,而这个城市依然新鲜。它供给氧气,让岁月在心里变幻姿色,让浪漫在心里生根发芽。

威尼斯是开在山边的罂粟花,危险又美丽。王杰希说起威尼斯,语调平淡,他只说威尼斯是很好的地方,像另一个城市,巴黎。

方士谦略微诧异,觉得这两者并无相似之处,想想却好像确实像王杰希说的那样。两者都是矛盾的城市,温暖又冷漠,浪漫又绝情。




书里都说,威尼斯只适合跟情人去。如果一个人去,很容易悲伤。

方士谦不觉得这话说得对,也不觉得不对。他在威尼斯住了这么些天,没有太悲伤。他只是想起之前的事,然后有点自嘲地笑。

他第一天来威尼斯的时候,买了两人份的面包。吃不完了就只能放在那里。还好威尼斯空气湿润,第二天再吃也没有太干,只是味道有了些微的变化。方士谦没胃口,把面包扔掉,再出去晃荡。

其实一切都还好,这座城也没什么改变,变的是人。




方士谦在没几个小时就要登机的情况下又去了一趟叹息桥。那时候太阳刚刚升起,水面波光粼粼。阳光是奢侈的享受。

他默念了一遍叹息桥的名字,发现那实在是很悠长的一声叹息。

要是还有下一次,方士谦才不会管王杰希尴尬不尴尬,他一定在日落的时候把王杰希拉到叹息桥下,给他一个法式深吻。

他祭奠当初,也祭奠这座城。

他有点后悔没有相信那个传说了。











给圆圆太太赔罪!!!我过些时候还你一篇HE!!!

方王BE的锅是咸鱼太太的,也是大家的【冷漠。

评论(17)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