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桉树食堂,主营清蒸方王。

【伞修】苍白[下]

*私设。bug。ooc。

*赶上了民间的伞哥生日。开心。

*上篇戳→苍白[上]


“我的高一,苍白得令人发指,是你绝对意想不到的那种。”他说到这里,突然停顿了一下,随即端起水杯喝了一大口。幽暗的灯光下他的皮肤白得吓人,刚沾了水的唇却红艳。我突然有点恍惚,不过又迅速回过了神。

“怎么说呢。当时是把我这一辈子的呆全发完了。不听课,不做作业,考试交白卷。但你要说我做了多少坏事,那还真没有。没去过酒吧,也没谈过恋爱,不逃课,不顶撞老师,叫我写检讨我就写,也不和同学发生冲突,不打架。那段时间,整个人都是放空的状态,而且明显的消瘦下去。那个时候一米七几吧,最瘦的时候只有一百零几斤。很白,苍白得毫无血色,向往着阳光但是厌恶着接触阳光,像不像吸血鬼?”S轻笑了几声,像自嘲,又像怀念。

我鬼使神差地问了一句:“你那个时候喜欢穿什么衣服?”

S愣了愣:“白衬衫,高一以来就没变过。”

这就很好想象了——苍白单薄而长相清秀的男孩子,手肘撑着老旧的课桌睡觉。白衬衫松松垮垮罩在身上,外面披了件皱皱巴巴的校服。阳光洒遍全身,温和而带着暖意。想来就算是旁观的人,心里也会怀了三分感念吧。

“然后有一个人出现了。第一印象是那个人真懒哦,比我还懒。姑且叫他X吧。他高二转过来的,和我同桌。上课一起睡觉的那种吧。结果高二第一次月考就吓到我了,我记的很清楚,第一场考数学。开考30分钟他就扔了一团纸团给我,做手势叫我打开,我就打开呗,想着如果他叫我要答案我也不会。结果纸团里全是答案,整张卷子的。我一看还有那么长时间,就拿了一支笔往上抄,英语也是,物理化学也是。”

“语文是第二场,X也扔了纸条,叫我必须做。行吧,做呗。语文本来也不难。出成绩那天所有老师都用看熊猫的眼神看着我,我前桌一脸惊奇地说‘天啦原来你一直在扮猪吃老虎哦你行啊你’。我本来都忘了这个事儿了,结果一看排行,我年排第二,X第一,语文比我高个几分。其他科我们都是满分。后来我特意去看了X的试卷,每一道大题的答法都和他扔给我的纸条不一样。呵,怪不得没有老师叫我去办公室喝茶。”他笑了一下,“不过后来再也没有老师叫我去喝茶了,一次都没有。”

“当时我就去找X了,特别轻狂的样子,说‘诶大学霸,帮我补习呗’,一副你给我补就行了,不给我补我有一百种办法让你给我补的样子。结果X居然答应下来了,虽然只是懒懒散散地点了点头,但是后来真就没一点含糊地帮我补习了。第二次月考的时候,他的纸条基本没派上用场,我居然还没有掉出年级前五。再后来的事情就可以预测了呗,我的成绩越来越好,也偶尔跟他争个第一什么的,不过他的成绩还是比我好。也和他出去踢过几次球,他的体质真的不太行,踢一会儿就靠在我身上装虚弱,叫我去帮他买水。”S讲到这儿,笑得眉眼弯弯,又喝水润润嗓子继续讲。

“我曾经以为,没有什么能把我们拆散,那时的时光就已经是永远。可惜我忘了,高考是把锋利的刀子,能把所有的过往不带一点点痕迹地割成两半,滴血不沾的。如果非要比喻,最后的时间对于我恐怕是凌迟吧。其实所谓黑暗的高三,我和X大概并没有什么深刻的感受,我们还是上课睡觉,不做作业,却考出漂亮的成绩给老师看。”他的声音轻轻的,毫不掩饰的哀伤,“高三的时候多狂妄啊,以为有了成绩就有了天下,现在想来真的是太傻了,有成绩又怎么样?终究抵不过物是人非。俗套得像言情小说的剧情居然出现在了我自己的身上,很讽刺是不是?我要留在杭州照顾我妹妹,X要去北京。那次高考,我还是比他低了几分,不过我也没有机会和他再比一次了。”

“后来我再也没有看见过他,或许从那以后,我们就真的天各一方了吧。”他呆呆地盯着指尖,突然就没了下文。

“你想他吗?”我笑笑,问他。

“想有什么用,再想也见不到了啊。”

我知道我当时笑得很开心,我扯了假发,然后把面具从脸上剥下来。

我听到我自己说:“苏沐秋,你看着我的眼睛。”

然后微笑着看他抬起头,愣了几秒,然后睁大了眼睛,渐渐地红了眼眶。

评论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