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桉树食堂,主营清蒸方王。

近期在隔壁饭圈产出山花(魏白),ID被三发bullets击中,来找我玩!

【方王】审讯

*片段。



方士谦抽完一根烟走到单面玻璃外的时候,王杰希微微地偏过头来:“如果你进去审,有几成把握审出来?”方士谦盯着审讯室里气定神闲的犯罪嫌疑人,掸了掸袖口靠到身后的桌子上——

“十成。”他接收了对面儿人递来的探寻眼神,伸手在王杰希肩头一拍,“但除了我,没人能审得了他了。”

他走进去换那个满头大汗的审讯员时,嫌疑人甚至端起警局的一次性茶杯,很优雅地抿了一口茶,露出一个带点挑衅却非常恰到好处的微笑,搭上金丝边眼镜和墨色西装,几乎有些温文尔雅的味道——警方将他带回局里的理由是取证,他还能够穿着西装,实在是使人相当不爽。

这是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且智商高于常人。这样的人难以捉摸,通常会造成技巧及其高超的犯罪。

嫌疑人放下杯子微扬起头,是一种睥睨的姿态:“警官,时间已经很晚了,如果没有其他事情,我要回家了。我的律师将替我进行剩余的流程。”

方士谦微笑着转过身,在饮水机的柜子里取了水杯给自己倒上小半杯凉水:“这么急着走,是因为您的母亲会担心么?”

那一层好看的皮囊以令人始料不及的速度崩溃了,呈现出歇斯底里的血肉来。审讯过程变得十分迅速,方士谦推开门时王杰希还站着。他冲王杰希吹了声口哨:“走吧,结案了。”王杰希看过来的眼神有些诡异,似乎在揣度一个神棍:“为什么你提到他的母亲,他的反应会这么强烈?”

方士谦摸出一根烟叼在嘴里,推着人拐弯下楼梯:“他是一个在极端专制的家庭环境下长大的人,在这种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孩子只有两种可能……异于常人的乖巧或是异于常人的叛逆。他属于第一种,所以他将给予他这种专制的人,也就是他的母亲,当做信仰一样膜拜。”

一个人的信仰破灭会对这个人造成多大的冲击呢?他的母亲倒在地上无人搀扶以致错过最佳救援时间,他便找到冷眼旁观的路人,在夜色中制造了七起连环杀人案。

王杰希听罢皱紧眉头,道:“如果当时有人对他进行心理干预……”方士谦拿起卷宗卷成一个纸筒,拍到他面前打断他的话:“PTSD不是他道德绑架并杀人的理由。不是么?”

评论(2)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