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桉树食堂,主营清蒸方王。

【方王】平安喜乐

*方士谦第一人称。

*光棍节快乐。





王杰希随我去过一趟月老庙,是刚退役时候的事。他有问过我为什么要去寺庙,我骗他说是去讨平安符,他点点头,也不再问了。他的演技向来是很好的,即便是看见许许多多的青年男女与庙前的月老,面色也没有丝毫变化。

我太讨厌这种感觉了。在他淡漠的目光下,我像一个不懂事的三岁孩子。我装作没看见,自欺欺人地买了许多东西,其中就有久负盛名的玲珑骰子安红豆,被我穿在刚讨来的红线上。

上车之后我把另一根红线穿着的东西给王杰希,是一块儿正常的符,木牌上刻着平安喜乐。他将其收起来,在副驾驶上默默无言的坐着,眼神投向窗外极远的地方,而后在我等红绿灯的时候突然向我伸出手来,说你的符呢,我给你戴上。我挣扎了一下,说我没有。他说就那个骰子,给他吧。他都看见了,也便没有再瞒的必要,我从兜里掏出拴着骰子的红绳递给他,说系手上吧,到地儿了再说。下车前他解了安全带,我把左手递过去,他做了个拴死结的手法,抬眼看着我。我点头默许,他便把绳系好了。那玉骰子是温热的,他拿在手上握了半路。

这一段经历在我脑子里一直混混沌沌,原因是回家之后发了一场高烧,火烫的40°C。家里没有药,我也没力气去医院,倒在床上半睡半昏迷地躺了两天,怕是烧死了也没人知道。好在孙哲平找我喝酒,连着两天都打不通我的电话,料到我有什么麻烦,大半夜找上我家门口,把我扔到急诊去了。

我醒了之后就跟孙哲平讲大恩不言谢,他鸟都不鸟我,坐在陪床的凳子上眉头皱得死紧。他问我现在心情怎么样,我说还成,他犹豫了一下,掏了张大红卡片儿给我,说看完撑住。

我看完了,现在我坐在了王杰希的婚宴上。孙哲平过来问,说你真不当伴郎啊。一起步入婚姻的殿堂吗?多烂俗啊。我说我就真不当了,我怕我忍不住去抢亲。他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存心气我似的,走前撂下一句我换衣服去了。

新郎新娘的我们这桌敬酒的时候,新娘多看了我一眼,说方先生我常听杰希提起你呀。话音里有点敌意,女人的直觉真可怕。我沉默了一会儿,选了个安全范围以内的词,说我是他队友,祝你们百年好合。王杰希对这个回答倒好像不大乐意接受,站了挺久,突然拍了拍我的肩,跟新娘讲我是他铁子。我愣了一下,笑了起来,说诶嘿我这好铁子,你倒是第一个脱单的,还脱得这么彻底。

婚礼结束的时候,王杰希说要送我回家,我心里想着这多不合适啊,洞房花烛夜还等着他呢。想是这么想的,我和他飞快地从婚礼现场溜走了,和七赛季夺冠时从聚会跑掉没什么区别。王杰希借口酒精过敏,在别人面前向来滴酒不沾,但他其实能喝,当初和我拼过几瓶,酒量居然还算不错。

上车的时候我怔了一下,我送他的平安符正正地挂在车上。一路上没有什么话可说,所幸我家还算近,没一会儿我就告诉他我得下车了。他抬手按了控制键,将四扇车门锁掉,转过头来与我对视。我挺无奈的,说你不放我走有什么用啊。这句话却不知戳了他哪处痛点,他突然向我扑过来。我用手臂挡住嘴唇,说我来吧。你记住了,是我强吻你的。

我和他在大片薰衣草的香味中接了一个兵荒马乱的吻,是他不小心碰倒的空气清新剂。而后我拍了拍他的肩,越过他按下了控制键,拉开车门下了车。

我手里的玉骰子冰冰凉,唤回了我一些神智。我没敢再回头。即算我如今十恶不赦,但求你今生平安喜乐,再见啦,我亲爱的……铁子。

评论(5)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