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桉树食堂,主营清蒸方王。

近期在隔壁饭圈产出山花(魏白),ID被三发bullets击中,来找我玩!

【百日方王/Day91】我不玩荣耀好多年

*陆北顾的本《我不玩荣耀好多年》解禁了,现在看看文笔感人,不过没时间修了,还是只能发出来。

*百日方王企划day91,记错时间迟到了……!深鞠躬抱歉!

*配合 @江川归长风 王杰希中心食用效果更佳。





(1)

方士谦回国的时候是深秋,秋风萧索,风吹起他额前的发,激荡着与他产生共鸣。

是了,这么多年过去,他到底还是北京人。历代国都的沉淀与狂傲,深刻在每个北京人的骨子里,与地域无关,那是风骨。

北京,微草,他回来了。

他愿意将这称为“归来”,只希望他生命的前三十来年兜兜转转,归来仍是少年。


(2)

方士谦是要来和微草谈投资的。他穿了一身黑色的西装,很合身的高定,藏蓝领带,金丝边的眼镜,整个人一股子精英气质。他去门卫大爷那里做了外来人员出入登记,竟再也迈不动步子,那大抵是近乡情更怯。毕竟日月更替,足以让这里物是人非。

终究还是要进去的。训练室已经不在他所熟知的地方了,被一划两半,改为经理和副经理的办公室。新的训练室规模扩大不少,他站在门口的时候没人看见他,他也看不清里面人的脸,队服则确实是很熟悉的。

他吩咐了秘书去跟经理谈条件,又特别嘱咐给最大的优惠,自己拐进训练室去了。为首的几个人抬起头来,愣怔一秒,脸上都显出喜色:“方神!” 方士谦点点头,袁柏清去给他倒了一杯水:“师父。”刘小别也挺激动,摘了耳机搓着手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余下的人则都是讶异又惊惶地看着这位前辈。方士谦转头四处看看,目光掠过这些面孔,熟悉的,不熟悉的。他又轻轻叹了一声。没有人知道他在叹些什么,然而他不多时又面色如常了,顺带对着众人笑了笑。

高英杰和方士谦其实是没有打过照面的,说来好笑,这些年他竟未回过北京。不过相认是很容易的,方士谦的容貌并无太多的改变,只是眉目里冷硬了许多。他伪装得很好,内里的热爱却到底藏不住。“辛苦了。”他向高英杰点点头,声音里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像是托付。两年前王杰希退役时将微草交给了高英杰,如今方士谦给他的应当是精神。至此,这个王杰希与方士谦一同缔造的,曾斩获两个冠军的豪门战队,已全权交托于高英杰了。

方士谦突然感到轻松,他仿佛是个老臣,眼见着小皇帝成为一代明君,如今他该去寻他的旧人了。


(3)

袁柏清说要请方士谦吃饭,方士谦摆了摆手,说改天请全队一起。他其实不知道他要找的人在哪里,偌大的北京城,即使有地址也是难找的。北京这几年更繁华了,与此同时交通状况也更差,半个小时的路程他生生开了两个小时,好好一辆敞篷小跑摇身一变成了拖拉机。

他把西装外套脱了,衬衫袖子挽起几圈,扣子解了两颗,领带也扯掉,精英变骚包也只是这么几十秒的事。他费尽千辛万苦找到了王杰希住的小区,物管居然用看疯狂男粉的眼神打量他,就是不告诉他王杰希的门牌号。他死乞白赖求着物管给王杰希家打电话确认,王杰希竟然不在家。王杰希原本的手机号打过去也是空号,方士谦又不记得队里其他人的号码,他回车里惨兮兮地蹲了大半个小时的点,倒真像个私生粉。

那个人影远远地走过来,身量高了一点点,轮廓也消瘦些。他手上提着一袋子菜,特别居家的样子。方士谦趴在车窗边上冲他喊:“上线组团!”王杰希转过头来,顿了顿,而后笑着对他做了个口型:“骚包流氓。”


(4)

像清而缓的小溪沉寂了一冬,春风过而解冻。方士谦打开车门走上前去,给了王杰希一个极其用力的拥抱:“辛苦了。”

他说得很轻,与手上的动作毫不相符,像低微的呢喃,跨过年年月月天天,每时每分每秒。他们携手走过了生命里最轻狂的五年,而后的十年再未相见,如今的重逢竟像是抹去了时光,恍惚间还是第七赛季捧回奖杯的一众青年中领头的那两个。

王杰希抬起空着的那只手拍了拍方士谦的背:“辛苦了。”发家致富已不容易,一个人在异国他乡打拼更是艰难。将摇摇欲坠的家族产业重新又变得树大根深,其间有多少难捱的时光王杰希只能从和方士谦偶尔的聊天中窥得些许。他不敢换算时差,每每换算只能得到方士谦几乎没睡的结论。还好方士熬过来了,在富豪榜上竟然赫赫有名。

这些年来没有谁过得太轻松,只是非常幸运,也没有谁过得太不堪。如今再聚首,凤凰涅槃,浴火重生,前途一片璀璨,都是星芒。


(5)

“我有礼物要送你。”王杰希从一堆莴笋叶里掏出一个盒子,很精美的墨绿色包装,金边浅绿的丝带,经典微草配色。方士谦和他没什么不能当面拆礼物的顾虑,打开一看也是张账号卡,一张纸条被卡压着,是王杰希的字体——

下线约饭!

方士谦笑得打跌,一把勾过王杰希的脖子往车上走:“走吧,约饭去,把菜扔后座。”他决定回北京发展以后,就在微草俱乐部旁边开了家微草主题餐厅,今天正好请大伙儿吃饭。王杰希给高英杰打了电话,说下了训练直接带队去餐厅,又分别取找了林杰邓复升许斌和柳非。挂了电话他和方士谦在后视镜里对了个眼神:“聚齐了。”车上王杰希讲了许多,柳非已经结婚了,小团子都已经三岁多;林杰开了家微草周边店,平日里邓复升也去帮忙;许斌做了微草的技术研发,总算是没有离开他最热爱的地方。

“那你呢?”方士谦明知故问。王杰希做了个美食博主,他嘴又是刁的,每个安利都直击心灵,粉丝比原来做电竞选手的时候还翻了一番。王杰希得体而欠揍地笑了:“你知道的,我又不太吃得胖…。”被炸鱼薯条荼毒良久的方士谦忍无可忍地揉了一把王杰希的头发,迫使他闭上了嘴。


(6)

餐厅是非常高级的,东南西北分了四个区,中餐西餐火锅自助,大老板在这里,吃东西当然可以很随意。每个人口味不一样,自己挑着自己喜欢的吃,也不急着要聚在一起。

“你有什么特别推荐的吗,我正好更个博。”王杰希绕了一圈,回来戳了戳方士谦的胳膊。方士谦笑眯眯地瞅他:“王不留行花生猪蹄汤?听说下奶特好使来着。”王杰希无奈极了,只好动手殴打了他。方士谦这才拿了菜单给他指招牌菜。蛋糕和冰淇淋都是国外的甜点大厨做的,当然是很好吃,扫把形的干脆面和十字架形的T骨牛排也可以说是创意满分。王杰希发博给餐厅拉了一波客源,坐下来又和方士谦扯了些闲话。

在中餐区集合的时候大家都已经吃了个半饱,有人提议喝点酒,这种气氛当然没人拒绝,方士谦叫服务员温了壶黄酒过来,温暖而不烈的酒,适合久别重逢。

袁柏清起身向方士谦虚敬了一杯:“师傅,欢迎回来,敬您!”

高英杰也起身:“敬前辈们!”

刘小别端着杯子向在座所有人晃了一周:“敬队友!”
许斌倒找不到什么词儿,一切尽在不言中,这一杯酒敬团圆。

柳非笑盈盈地站起来,手里端杯橙汁:“敬青春!”

邓复升三十好几的人了,这时候也有些激动:“敬过往!”

林杰一口闷空了酒杯,微草竟这般发扬光大了,如此想来他竟有几分恍惚:“敬微草!”

王杰希站起来,良久未发一言。末了方士谦轻轻和他碰了下杯,他这才笑起来:“敬荣耀!”

方士谦笑道:“你们什么都敬完了,我就敬今天刷新的野图BOSS吧。等会儿都别走,隔壁网吧约一波,今天的BOSS是中草堂的!”


(7)

他眼前一片魔道学者的星光,十字架的明亮,还有长剑的锋芒和法杖的闪耀。愣怔了好一会儿,王杰希私聊戳他,他才反应过来,操作着下线约饭给今天特别浪的上线组团甩了个治疗术。音效在他的耳畔炸响,热血瞬间沸腾。

原来我,已不玩荣耀好多年。

评论(4)
热度(309)